那个骑单车满脸恐惧的少年

每日一兴奋:喜欢的太太们又产粮了!

“儿时梦里与你所见未见过的花之名。”

――――――――――――――
一个神奇的脑洞如果裘克杰克是不良少年以及带有一丝传统感会如何(x)

这个上色真是惨不忍睹(捂住眼睛)

“嘿伪绅士!这样的目光盯着我看,是被我迷惑住了吗。”

――――――――――――――
  @黎梓 生儿给我做的超腻害的星空背景!超棒!爱我们的小番茄🍅
希望大家能喜欢♡

【鬼白】Treasure

全员遗忘梗‼️


死亡终结者慎入‼️



一切OK?那么GO!⭕️

















“从很久以前我便想要描绘这样一幅画。
因为我知道青春终将一去不复返,
唯有尽快拿起画笔,描绘这副简约的美好。
――Auguste Renior”


――――――――

老中医突然感觉自己像是变得有些神经质。
那些漫长的岁月唯独这一次不想就这么快速荒废掉,在梦里自己被什么人推开那人说了些什么自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让人痛苦难以言喻,感觉自己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他睁开眼看着坐在床边喝着茶的神兽二人组时一时间有些愣神,自己也许又是在哪里喝断片了吧,被什么人扶起来,那个人多半也就是桃太郎吧。

看了看窗外的阳光,下意识的盯着门良久,就像是理所当然的感觉这个点有什么人出现,又对自己做出无理让人讨厌的举动。

“这个点有什么客人来吗?”

“什么?老家伙你是又在外面勾搭上了漂亮女士了吗,顶着这张年轻的脸老夫都替你感到惭愧。”放下手中瓷杯的麒麟摆出一副自己根本无法理解的表情,而后便继续了之前的品茶动作。

白泽喃喃自语拍了拍脑袋,果然是因为好久没有和女人一起玩玩变得神经质了吧,起身整好了衣着,对着桃太郎叮嘱了药的做法并贴心的画上了配图讲解,这才转身离开了那一亩地的院子。

看着白泽渐行渐远的身影,屋内的三人面面相觑。
“白泽那家伙…最近真的很奇怪啊。”一边手中动作的桃太郎漫不经心的说到。

回想起近期发生的事情,午时在众合地狱的花街那个名为“狐の婿入り”自己常去光顾的店内,陪酒的妲己小姐也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

“白泽先生?您刚刚喝醉酣睡时一直在喊一个人名字哦。”

“貌似是叫做鬼灯。”

“白泽先生那是什么对你来说重要的人吗。”

当时的妲己面带桃花的迎过来,虽然是这样询问的但对于醉酒记忆也变的模模糊糊。

“鬼灯…鬼灯”这个时常出现于自己脑海里的名字也逐渐变得有些模糊不堪了他现在自己有些不能确定这个人是自己凭空想象出的人物还是真是存活于世。

“那这样一来,这些记忆究竟算什么呢。”

不知不觉间抬头已经来到的众合之狱,大厅里大王批改着文件,一子二子在大厅里奔跑着时而突然出现时而又消失不见。

“白泽先生,”一子开口道。“白泽先生是来找鬼灯先生的吗?”

“哎?”一子二子同时疑惑出声看上去是对自己话的质疑,短暂的对视沉默后便摇了摇头走掉了。

到了这一刻白泽可以肯定的是,这个世界每个人都忘掉了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是叫做鬼灯。但之前究竟是发生过什么自己居然连一丝半毫也想不起来了,就好像被人硬生生的扯去一般。

“嘶…”用手按了按太阳穴,平复了自己烦躁的内心。
“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然间脑海中有什么东西快要喷涌而出,专注间失去了意识。

那是地狱的整顿期,在历史上是一片空白,就比如前一刻繁盛的地狱突然间被什么东西所影响随后又被重新拉入轨道继续运转,而这期间却没有人发现有什么异常的迹象。

时间也有尽头,就算是神兽也会有生命终结的一天,只不过他们的寿命比起一般的物种长的太多,久到连他们自己也会遗忘的地步。

白泽的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化显然当事人并不知情,正在争吵的自己发现对方猛然暗淡下的眼神以及接下来凑近的面孔湿润的唇角侵入的灵活的舌。

白泽睁大了眼睛脑子一时间乱成一片有些难以呼吸以及不可忽略心中的悸动感,对方与自己紧贴的胸膛与温度稳健的心跳声。那人在自己耳边说了什么自己已经听不清了随后便是身体混沌不堪,被什么人扶着回到了房间自己深深的沉睡。

黑暗中出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鬼灯大人为了填补您的生命力,为了掩盖世界规律的准则便从史上抹去了自己的存在,想必您之前遗失的记忆也是同此事有关,而您对鬼灯大人的执着才使得您重新记起了事情的经过。”

当时的自己还在局限于一地的坐井观天,所谓的生老病死对于有着不知尽头的无感,内心里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自己遗忘了,以及自己滔天的哭喊声,那个总是喜欢穿黑色衣服“最讨厌”的家伙,会说自己是个老头子,是个白豬,在光的尽头消失了。消失在了每个人的记忆里。

睡梦中不知何时自己的双手紧紧揪住了心脏位置的衣服,好痛,好痛,这种陌生的情感像是要冲破那个位置涌出来一般,还有那迟迟未能说出的话:“我啊,最讨厌你了。”

“我爱你。”

fin.

【银帕】particular

帕洛斯树妖设定慎入‼️

巨大年龄差‼️

作者文笔渣‼️

一切OK?那么GO!⭕️
















树妖:(对于妖怪们和这里的执行者“雷狮”来说这个树妖是叛徒,因为妖怪有不会为了别人而牺牲自己给予愿望的设定,别的妖怪也劝过帕洛斯这样的牺牲不值得但帕洛斯还是为了银爵牺牲了自己。所以闪电就是雷狮所给予的最终惩罚)

所处背景:被人送到这里学校,这里是虐待儿童,奇怪的信仰“上帝究竟是怎样的存在”,这里银爵目睹了父母被杀害全过程(此时银爵7岁,一家人当时都在家里。),之后被社会人员送到专门收留这种像他一样特殊群体人员的地方。
学校:机械性的从事每天的劳作,避免学生们相互交谈,为提高效益,被卖到这里所谓的“孤儿收养站”实际上是一个非法工厂。
设定:
银爵:孤儿设定x

――――――――――――

传闻当树木所在于世万年之时木成妖可以实现人类一个愿望。

“你这个没人要的家伙就算在这里也是上帝可怜你!”小小的个子黑黑的瞳孔深色有些黯然狠狠地拉下帽沿在这里的每一天对银爵来说已经显得过于平常,被围在一群比自己高一头的孩子们当中自己被推搡着倒坐在地,嘲笑着自己真不知道和他自己地位相当的各位有什么资格去戏谑别人,心里觉得有些可笑。慢慢起身拍了拍身上弄脏的灰尘准备往围着自己的家伙们外围走去。

“喂!老子给你说话呢!”突然一人伸出抓住想要离开的银爵,对着带头挑事的这人冷眼睥睨,对方一时有些震撼松了手,借此机会银爵离开了这个让人窒息的地方。

孤儿院后方的一处荒废区那里有一棵神奇的树,时常被比自己大的孩子们欺负的小银爵总是会来到这棵坐在树下并轻抚着树干与树谈话,看样子小银爵还不清楚这并不只是棵单纯的树木。

这棵树,不,准确的说是这个树妖的名字叫做帕洛斯,它成妖算过来已经有半个世纪左右了,也算是新一代小妖,平日里总是做些恶作剧,吓唬吓唬从自己身边路过的人类自己还成日乐此不疲的玩世不恭,不过最后的结局是自己待的这片区域被立上了栅栏还被标成了禁区,虽然其他的妖怪们都觉得这是自作自受,不能实现人类一个愿望的妖怪是不被认可的,不会有好的地位可言。帕洛斯嘴上说着不在意其实心里还是在意,但相比之下比起没了乐趣枯燥的生活后者更让它自己沮丧。“啊,说到底也是一开始自己作…”又一个平常夜的落幕,帕洛斯发出了小小的感慨声。

这一天的清晨来了一个新的客人,好久没有恶作剧的帕洛斯一时间玩心大发勾走了眼前这个黑煤球头上戴着的帽子,想着自己会不会做的太过分这个小人不会再来了,直到第二天小家伙带着满身的挫伤以及气鼓鼓的表情又再次来到了树下,帕洛斯看着眼前的小家伙心里很高兴,说不上来的一一种感觉至少它自己的生活不会再变得无趣了。

不知何时起帕洛斯每天所期待的就是那个小煤球找到他的这里从一开始看着他赌气到或是受了委屈向自己倾诉,到给他诉说这些天都发生了什么等等不知不觉间两人的关系发生着改变。

突然有一天这个小煤球抬起头明亮的大眼睛望着自己:“帕洛斯你一直是这副样子吗。”

帕洛斯没有告诉银爵他不能离开这棵自己所寄生的树周围距离太远否则灵体会逐渐随着时间的推移消失,最多也只能保持灵体状态到黎明时刻。

“对呀。”帕洛斯露出了自己标准的骗子脸。

帕洛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这种小事上对对方撒,谎是一种习惯吗?亦或者…是不想看到小小的黑煤球露出困惑或是同情的表情吧。

一开始也是人类,自己怎么死的也忘记了,相比起解释这种让人麻烦的事情能和这样的人陪着自己更好了,自己是寂寞了吗?这个念头很快被帕洛斯打消掉了。
突然有一周银爵没有来,准备好今日份恶作剧的有些小失落,帕洛斯想会不会是有事耽搁了到了第二周,第三周仍然没有来。

这天一名叫做“金”的妖怪给它说“你所关注的那个孩子被一个身着华丽服饰的奴隶厂主人买走了。”帕洛斯一时间不知要如何去应对,明明在这之前自己心里默默的已经决定要保护好小银爵,然而现在…它不经有些自嘲。

这一年冬天,那个带自己回家的奴隶主要将自己卖给人贩子,小银爵在差点被拐卖中自己逃了出去,栅栏外是禁区人们不会过去,银爵逃到那里遇见了帕洛斯。

“太好了帕洛斯能在这里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帕洛斯看着眼前随时会倒下去虚弱的人,它承认这一刻自己有些慌了。

“喂!黑煤球你别睡!”

帕洛斯惊恐的感受着眼前生命体的流逝,自己却突然变得无比冷静它问自己其实自己也是一个害怕寂寞的人吗,帕洛斯笑出了声抱紧银爵将自己的生命力附着在了眼前这个孩子身上,乌云密布,紧接着一道闪电劈下击中了那课废墟之中的树木。

呜――银爵是在一股烧着热水的温暖中醒来地,睁开眼看着周围熟悉的情景自己变得有些恍惚,难道自己还在做梦吗,为什么这一次的梦却如此的有温度呢?
“儿子现在感觉怎么样?这几天下雪你发烧睡了整整一天。”眼睛突然有些湿润不确定的看着眼前的父母喃喃开口道:“我没事爸爸妈妈…”狠狠的掐了在被褥中自己的大腿,那天也是这样的情景不过这一次土匪并没有闯入自己的家中父母还在自己的身边噩梦结束了,不过在那之前自己…

“!”

大脑快速转动对他的父母说道:“爸妈我出去一下!”,穿着笨重的衣服凭着记忆在一个个深深的积雪脚印下现在脑海里只剩下一件事就是去见见帕洛斯,他不希望这一切只是一场梦境。翻滚那个禁区的栅栏,喘着气的往里奔跑着。

入人眼帘的是被雷电批过烧焦上面堆积着厚厚一层雪的树木。

“你…真是个骗子。”呜咽的声音颤抖的被冻的通红的小手抚上树干,上面有些凹凸剥开覆盖的积雪上面扭扭捏捏写着一行小小的像是回应他的文字:

“谁知道,我就是那个骗徒吧。”

――
“眼睛是可以说谎的,让人泪目的东西很多时候也是会骗人的,”这些明明都是你交给我的…

fin.

嘿嘿嘿这次重新上传了一下可以动了(º﹃º )

【雷安/雷安雷】Await

★现代设定
全年龄向故事穿插
还没有明确only不可逆向
许久不动笔一笔就ooc
可能会有续文be/he不定
能接受者GO

“真奇怪啊安迷修,你说为什么会演变成如今的场面,明明我们一开始是那么的…”

桌子对面那位青年脸上流露出严肃的神情,两手握拳全身仿佛都有些轻微的颤抖。

安迷修盯着自己手边的玻璃水杯,冰块儿融化的撞击声让他回过了神,他偏过头手抵着下颚望向窗外。

“雷狮我们错就错在年少的清纯,绝大多数现实其实是与理想背道而驰的。”

夏日阳光照射在柏油马路上泛着亮。

距离高考就剩一百多天了,时间过的很快。安迷修看着总是考试位名前茅坐在前排的雷狮内心不由的感慨到。自己认识雷狮可以追溯到初中的时期,那时的自己还算是一个很内向的人,为了锻炼自己于是在班干部竞选时下定决心竞选了体育委员,因为班里女生居多所以可以算得上他是唯一一名男生竞选的。班主任处于这样的考虑从而自己也是成功竞选,这让小小的安迷修十分愉悦,很快也进入了角色间。

一开始安迷修并没有注意到雷狮的存在,现在回想起来也都有些记忆模糊了,他只记得那个性格傲慢的男生总是在自己组织同学参加活动的时候出现在自己眼前转身对班里同学们大喊:“安迷修说的话都是假话大家别听他的!”然后转过身对自己露出一个坏坏的笑容。

他们一下课就追着对方打闹,被教室里的同学们围观,然后因为一点小事就和对方指着骂着但更多的是欢笑,那之后到后期因为很小的矛盾,现在想想也记不太清了,只记得从那之后两个人就再没沟通过了。

高中也许是什么命运的巧合吧两人又到了同一所高校。雷狮主动向自己道歉说年少不懂事希望自己别在意。安迷修不知所措手抓着头重新的归功于好。

在这将近新的两年多的生活中,虽然两人也都有着自己的朋友圈但雷狮对安迷修的生活却无时无刻照顾的面面俱到,他也把雷狮当做是自己的挚友或者更胜朋友的存在,他把自己在生活中所有遇到的难过的事,困惑的事,厌恶的事情都一一地讲给雷狮听,雷狮也会说出他的看法并且站在安迷修的角度为他说话。

今天校长带着全体师生开始了百日宣言的宣誓。“等到了大学还能在一起就好了,不过像他那么优秀的人一定要去更好的大学才行!”不知不觉笑了出来。身旁的雷狮好奇的偏过头看着安迷修,同样露出了笑容,安迷修赶忙低下头颊边的发丝遮住了烧红的脸。

这一天和往日一样平凡,为了能追赶上雷狮的脚步自己早起晚归,宁肯多学一秒钟再回到宿舍,向着理想发起了最终的进攻。这天下午安迷修早早地从教室的后门推门而入。

“你们知道安迷修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吗,他啊对于上次自己宿舍发生的宿舍打人事件置之不理这不是缺…”“喂,别说了后面。”一旁的女生用手拉了拉站在第一排过道激情澎湃的雷狮,随后雷狮转过了头看到安迷修的瞬间连自己也睁大了瞳孔。

这一刻安迷修脑子发白他自己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只是那紫色头发的少年是如何的刺眼,而自己的眼睛干涸涸地,却什么也没流下。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也许是有的但是是那个同宿舍的学生先动手打人的啊,一回宿舍自己就受到了宿舍带头男生对全舍下达警告“不要再和安迷修说话。”但从头到尾自己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吗?

一时间安迷修不知所措,他不想在最后的一百天里扰乱了学习目标也不想因为这种小事让自己感到难过。

随后的半个月中,谣言议论声愈发的强大,强大到一些从未发生的事情里也出现了自己的名字。

安迷修拿起了全部融化冰块儿的玻璃杯轻轻抿了一口,经历了那些事情后已经过了多久了呢。这几天不断的接到同一个人的电话,明明已经拉黑的号码在打了二十多遍后自己还是接了,虽然没有备注但那个电话号码自己早已倒背如流。

“我们相识6年,”最终安迷修打破了沉寂。

“从开始的死对头到现如今的情况,你从未给我你一个明确的答复比如我究竟是你的谁?恍惚间我渐渐的放弃了对你的爱慕,对你的感情也渐渐被我自己所说服,但心还是空荡荡的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雷师我真的…我们已经到最后了,我看不穿你的心思,但即使如此我也不讨厌你,因为我已经不在乎了。”

深吸了口气安迷修继续到:“你的手段我已经见识过了,从我踏进教室的门听到你对着教室里的大家高声的说着那些我内心的恐惧,我的处事情感对你诉说的事情时,你却用着玩笑的话说着那些虚无的东西,你的虚情假意,你所这样做的目的,以及对我有目的的接近与照顾,我明白了有些东西是再也回不去的,你明明以前不是那样,不,也可以说是我从未真正的了解过你。”

安迷修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来,额前的棕色刘海遮住了眼睛。
“你说的对雷狮,”再次抬起头时眼神里没有了丝毫的迷茫。
雷狮看到安迷修满脸泪水似笑非笑的表情“我真的是太傻太天真了,那么的信任你…”

其实在教室里当自己被人提醒转过身的这一刻,雷师觉得自己是真的慌了神,虽然和那群狐朋狗友们打赌但也纯属是好了面子,他是想玩玩,是想看看这个随时随地温柔耀眼的男人露出别的表情,但到了最后不知不觉自己也沉沦了下去,最后是真的有点喜欢他吧,想要保护他,想要紧握并亲吻他的手想握在手中,想去触碰,想要…去掩盖一直以来欺骗他的事实。

“对不…”

“你不需要道歉雷狮。”理了理自己的衣袖抹了把脸,拿起身旁的公文包,安迷修面向门口背对着雷狮。
“我并没有因为过去那些事情来责备你,毕竟已经是那么久以前的事情了,以及…”安迷修掏出了自己的请帖,红色的贴着桌面推到了雷狮的面前。

“我快要结婚了。”

诉说的这一切仿佛就像在昨日一般。

----

★情人节快乐/笑

痴汉脸(笑)